香港警察被民眾丟磚頭砸傷頭

香港警察合規執法反遭暴力攻击

您也可以給我們留言,促進我們的工作

姓名:

郵箱:

電話:

傳真:

内容:

X

路透社稱港“匿名法官”反修例馬道立:法官不應評論政治及爭議事宜

路透社聲稱訪問到三名匿名的香港法官,聲稱對修逃犯例感到不安,因為內地法制做不到公平審訊、香港法官可能受“北京施壓”云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昨日通過司法機構回應時指出,一般而言,基於司法獨立及公正,法官應避免評論政治及其他具爭議的事宜,對於有可能需要法庭處理的法律問題,法官更應避免發表意見。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基本法第85條清楚講明,香港法院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他認為,香港法官具超然地位,法院是看法律、看事實的地方,完全無政治化,亦不應捲入政治漩渦,這種勇悍的法治精神、司法獨立是香港成功之處,特區政府曾在法庭敗訴、不被法庭“買帳”,而香港法院亦曾因證據不足拒絕移交逃犯,在這方面具豐富經驗、獨立運作,大家可以放心。

  

法律界重申修例具多重保障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重申,修例有多重保障,雖然法庭是處理表面證據,但不代表不嚴謹,背後有一套既有的法律原則,亦有案例依循。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對上述報導感到詫異,因為現任法官不應就政治敏感的議題表態,以免將來審訊相關案件時可能出現不公平。他認為,移交逃犯申請方本身的司法體制排名,不是移交逃犯程式的重點,英美等國亦與法治排名較低的司法管轄區簽訂移交逃犯協議。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主席梁美芬表示,香港的司法獨立受“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保護,亦具有悠久的歷史傳統,香港司法機構不會受政治、社會等外部壓力左右,加上法官終身制的保障,相信香港法庭完全有能力、有空間按法律原則為移交逃犯程式把關,任何人都不應不合理地懷疑香港司法體系的水準。

  

身為律師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指出,香港法院除了在移交程式的過程本身起到把關作用,被移交者亦有權提出人身保護令、司法覆核以及酷刑或難民申請,法官在其中都有機會參考不同證據,由此判斷是否移交,假設移交申請涉及政治迫害,這些機制都為法官提供審視的空間。

  

身為律師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認為,有關報導只是引述匿名人士,內容根本無從考證;對修例要認真討論,而非純粹大聲疾呼,他計劃就移交逃犯程式提出加強人權保障的建議。

X

馬道立:法治受損時法律界應挺身而出

法律界的所有成員均有責任促進公眾對法治有恰當的理解,以及在法治受到不公平的批評和受損時,挺身而出。

  

馬道立指出,大眾期望具有“資深大律師”名銜的人,履行責任且承擔推進社會利益的義務。此等社會利益可有多樣不同的形式,而公眾利益其中不具爭議的壹個方面是推廣法治,以及促進公眾對法治有恰當、不帶偏見的理解。歸根究底,法治指的是尊重人類尊嚴和努力成果的法律,並透過獨立的司法機關以貫徹法律的內容、精髓和精神的方式,予以執行。

  

“社會大眾希望香港確實有法治這點得到保證,但只是說有法治,然後期望聽者出於對妳的敬重或愛戴而相信妳的說法是不足夠的。”馬道立認為,對法治如此重要的課題,單憑這種做法根本無法服眾;要說服大眾,必須說服他們對問題加以分析,根據客觀和切實有據的因素作出結論。

  

馬道立又列舉出在香港審視法治概念的六項指標,包括:法律制度的透明度,例如市民到庭旁聽;市民大眾可以知悉任何法庭程序結果的理由;法官對司法決定所給予的理由會明確地反映法庭的思考過程,讓公眾可以確實知道所有決定都是根據法律和按照法律精神作出的;法官任命由壹個獨立的委員會,即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作出;向法院提出訴訟的權利;恒常接觸法律界的意見。

  

市民:反對派破壞法治

  

多位市民在相關新聞帖下留言指出,希望到法庭審理暴動罪疑犯時,能公平審理、公平判案、公平定罪,能體現出香港法治的精神。亦有人批評反修例的人根本不尊重法律,錯了不願承擔責任。有市民認為,示威者和反對派要求政府不檢控參與“6‧12”騷亂被捕的人,如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竟提出全面特赦“6‧12”衝突潛在犯罪者,就是漠視和破壞法治。市民支持警方對煽動者進行調查;對於施使暴力的暴徒,必須繩之於法。

X

街站播瘋狂襲警片段 市民質問:手無寸鐵?和平示威?

為還原金鐘暴力衝擊真相,有市民昨晚在灣仔擺下“揭示暴動真相”街站,公開播放多條6月12日“佔鐘衝擊”的新聞片段及網上短片,有畫面有真相下,示威者並非手無寸鐵,部分人群瘋狂向警員掟磚頭、掟鐵支等物件,亦有人不斷投擲雜物,警察唯有施放胡椒噴霧阻止,但示威者仍壹擁而上,警員節節後退。不少駐足觀望的市民稱,畫面可見示威者先挑釁警察,有掟磚亦有用鐵支攻擊,如同壹場“暴亂”,亦有市民怨氣沖天,大呼壹聲“咁都得,又話係和平示威⁉”他們均堅決支持警察,追究暴力示威者罪責。

  

保衛香港運動昨晚擺下街站,向路經灣仔的市民播放6月12日“佔鐘衝擊”的畫面,包括新聞片段及網上短片,還原事件真相,並非如民陣及反對派議員所言是“和平示威”。

  

倘不懲治 暴力加劇

  

當片段播到有反對派議員聲稱示威者是手無寸鐵的同時,另壹邊畫面是示威者以磚頭、鐵支、鐵馬等物件攻擊警方防線,警察以催淚彈、胡椒噴霧等低武力,阻止示威者繼續暴力進逼警方防線。畫面每當播到警員受傷或示威者向警員掟磚等場面,不少市民眉頭壹皺、面帶愁容,亦有市民怨氣沖天,大呼壹聲“咁都得,又話係和平示威⁉”

  

從事零售業的劉先生向記者怒斥暴力示威者,他說,不反對和平理性表達意見,但畫面可見示威者先挑釁警察,有掟磚,亦有用鐵支攻擊,如同壹場“暴亂”,故他和不少小市民都支持警察嚴正執法,暴力示威者應受法律懲治,“否則日後暴力示威會愈趨加劇”。至於反修例,他壹語道破反對派的霸道,“只放大他們聲稱有200萬人遊行,漠視余下500多萬港人的聲音,撐政府和警察的市民只是無機會上街表達而已。”

  

退休公務員歐陽先生表明對修例事宜保持中立,他說,上街表達意見是基本權利,但星期五有大批示威者圍攻灣仔警察總部,甚至牽連附近壹帶多座政府大樓和機關,已偏離和平示威,形容是“過火”。他支持和平表達的活動,但反對壹切攻擊他人或影響他人生活的聲音,他說,“社會若不包容別人聲音,便由壹個極端走向另壹個極端”。

X

煽動“仇警”其心可誅

過去兩星期以來,香港出現種種令人憂慮的現象,法治成為被踐踏的對象,暴力成為示威者逞兇的手段,而警察則成為被襲擊的目標。壹股前所未有的“仇警”邪氣,在香港上空瀰漫。面對如此惡劣形勢,所有市民都無法不去深思,若不盡快遏止這壹惡流,壹個“仇警”的社會,會將香港帶往何處去?

 

 長期以來,反對派壹直視警方為“眼中釘”,原因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反對派要搞事、要製造混亂,而警方要維持秩序、維護法治,賊和兵,永遠是水火不容。因此,從非法“佔中”以來,反對派就不斷煽動針對警察的仇恨情緒,其後更演變成了嚴重襲警的“旺角暴亂”,直至今時今日全面敵視警隊的局面。而為達到進壹步削弱警方士氣與能力的目的,亂港勢力最近又採取了兩手策略。

  

第壹種手段,是指在六月二十壹日的包圍警察總部的事件。實際上,不論是當日黃之鋒等政客現場的煽惑,還是大量全副武裝的示威暴徒,乃至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抹黑警察言論等等,都在說明,這絕非壹起“自發”偶然現象,而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政治行動。亂港勢力就是要通過這類大型群眾性行動,去達到瓦解警隊士氣、分化特區政府管治團隊,並為下壹階段更大規模的集結作事前鋪墊的目的。

  

第二種手段,是指煽動成立所謂的專門組織進行所謂的獨立調查。昨日更有所謂的三十二名“前高官”聯署聲明出臺的事件,聲稱“有助查明真相”雲雲。這類行動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其本質和包圍警察總部沒有區別,就是要以新的方式去限制警隊維護治安的能力,如果答應則後患無窮。正如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所指出的:“警隊需要保持士氣,為市民除暴安良,如果打擊警隊,會對香港社會的穩定及治安沒有好處,市民體諒警隊工作的艱巨。”

 

 亂港勢力的這兩種手段,表面上針對的是警方,實際上是在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根基,居心歹毒。過去歷史證明,但凡壹個城市充斥“仇警”情緒,也就不可能擁有穩定的未來。

  

壹支高效穩定的警隊,對香港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安全。去年香港錄得四十九年來最低的犯罪率,而不論是“全球繁榮指數(安全與保安)”還是“法治指數(秩序與安全)”,香港都位居世界前四位,所有這些,靠的就是當前的這支警隊。如果任由暴徒破壞下去,任由警隊實力被削弱,非法“佔領”、非法“包圍”不斷出現,香港還能有安全與穩定的發展環境?

 

亂港勢力正在以“仇警”作為手段,去壹步步瓦解特區政府、瓦解香港維護治安能力。全體香港市民應對此保持高度的警惕,明辨是非,必須堅定地站在支持特區政府、支持香港警隊的立場。這事關全體港人的切身及根本利益、事關香港的下壹代能否生活在安全的環境,絕不能有絲毫動搖!煽動“仇警” 其心可誅  過去兩星期以來,香港出現種種令人憂慮的現象,法治成為被踐踏的對象,暴力成為示威者逞兇的手段,而警察則成為被襲擊的目標。壹股前所未有的“仇警”邪氣,在香港上空瀰漫。面對如此惡劣形勢,所有市民都無法不去深思,若不盡快遏止這壹惡流,壹個“仇警”的社會,會將香港帶往何處去?

  

長期以來,反對派壹直視警方為“眼中釘”,原因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反對派要搞事、要製造混亂,而警方要維持秩序、維護法治,賊和兵,永遠是水火不容。因此,從非法“佔中”以來,反對派就不斷煽動針對警察的仇恨情緒,其後更演變成了嚴重襲警的“旺角暴亂”,直至今時今日全面敵視警隊的局面。而為達到進壹步削弱警方士氣與能力的目的,亂港勢力最近又採取了兩手策略。

 

 第壹種手段,是指在六月二十壹日的包圍警察總部的事件。實際上,不論是當日黃之鋒等政客現場的煽惑,還是大量全副武裝的示威暴徒,乃至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抹黑警察言論等等,都在說明,這絕非壹起“自發”偶然現象,而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政治行動。亂港勢力就是要通過這類大型群眾性行動,去達到瓦解警隊士氣、分化特區政府管治團隊,並為下壹階段更大規模的集結作事前鋪墊的目的。

  

第二種手段,是指煽動成立所謂的專門組織進行所謂的獨立調查。昨日更有所謂的三十二名“前高官”聯署聲明出臺的事件,聲稱“有助查明真相”雲雲。這類行動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其本質和包圍警察總部沒有區別,就是要以新的方式去限制警隊維護治安的能力,如果答應則後患無窮。正如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所指出的:“警隊需要保持士氣,為市民除暴安良,如果打擊警隊,會對香港社會的穩定及治安沒有好處,市民體諒警隊工作的艱巨。”

  

亂港勢力的這兩種手段,表面上針對的是警方,實際上是在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根基,居心歹毒。過去歷史證明,但凡壹個城市充斥“仇警”情緒,也就不可能擁有穩定的未來。

  

壹支高效穩定的警隊,對香港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安全。去年香港錄得四十九年來最低的犯罪率,而不論是“全球繁榮指數(安全與保安)”還是“法治指數(秩序與安全)”,香港都位居世界前四位,所有這些,靠的就是當前的這支警隊。如果任由暴徒破壞下去,任由警隊實力被削弱,非法“佔領”、非法“包圍”不斷出現,香港還能有安全與穩定的發展環境?

亂港勢力正在以“仇警”作為手段,去壹步步瓦解特區政府、瓦解香港維護治安能力。全體香港市民應對此保持高度的警惕,明辨是非,必須堅定地站在支持特區政府、支持香港警隊的立場。這事關全體港人的切身及根本利益、事關香港的下壹代能否生活在安全的環境,絕不能有絲毫動搖!

X

點擊香江:香港警詧何罪之有?幕後黑手意欲何為?

特首已宣布暫緩修例,林鄭及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已就工作不足向市民道歉。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上周五,數千名激進亂港分子包圍灣仔警察總部,扔雞蛋、蒙“天眼”、罵警察、堵通道,致使港島交通大動脈十多個小時嚴重堵塞,令市民叫苦連天。

 

 “6‧12”遊行示威的事實是:99%的市民能和平理性表達訴求,但有壹部分示威者掟磚頭、擲鐵支,不斷衝擊警戒線,威脅到公共安全,為控制事態進壹步惡化,警察使用了有限武力。事實證明,正是由於措施得當,避免了更大暴亂的出現。但亂港派及幕後黑手卻得寸進尺,把矛頭指向警察,企圖讓特區亂局升級。試問:香港警察何罪之有?幕後黑手意欲何為?

  

亂港派“五項要求”毫無道理

  

激進亂港分子提出了“撤銷修例、取消暴動定性、不檢控示威者、嚴懲警方濫權、林鄭下臺”五項要求。這“五項要求”毫無理由,經不起推敲。

 

 其壹,“撤銷修例”是個偽命題。林鄭已宣布暫緩修例,而且承諾不會“貿貿然”重啟,過了立法會會期,修例草案就自動作廢;其二,所謂“暴動”,並非指參加示威遊行的所有人員,而是其中壹小部分施暴者,警方以“暴動罪”檢控的也只有五人;其三,受到警方檢控的,沒有壹個是和平示威者,而是施暴者;其四,“追究警方濫權”更無理由。亂港派及反對派媒體大肆渲染:“開槍射學生”,這是故意抹黑警方。事實是:警方現場施放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與現場衝突的激烈程度相比,已是最低限度的武力。而發射的對象是手裏拿著磚塊、鐵支的暴徒;其五,“林鄭下臺”,反對派未免太癡心妄想了。對於林鄭這位“誌不求易,事不避難”的特首,中央高度肯定,全港建設力量真心擁護,廣大市民普遍支持。難道要換特首,讓香港繼續動亂、“霧霾”籠罩、不斷沈淪?

 

 亂港派的“五項要求”居心叵測。第壹,在特首宣布暫停修例情況下,為延續衝突找藉口、造勢;第二,讓“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等歪理邪說“借屍還魂”。如果“五項要求”得到滿足,那麼,今後只要假“民主”、“自由”、“人權”之名,任何暴力違法行為都可以不受法律追究。香港將成為“法外之地”,亂港派可以為所欲為。

  

近日,有個“國際特赦組織”公布了所謂“專家”對“6‧12”衝突的“調查結果”,稱核查了14條“媒體”和“社交平臺”發布的視頻,香港警察“過分使用武力”,“違反”國際人權法。這個“裁判書”看似“搶眼球”,實則令人嗤之以鼻!首先,“國際特赦組織”及“專家”合法性值得懷疑;其次,僅憑14條視頻就可以得出結論太草率。視頻是否全方位顯示?有沒有“移花接木”?更何況,既沒有調查“示威者”,也沒有調查警方,更沒有調查其他“目擊者”,如此輕鬆地得出結論,這是什麼樣的“專家”?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前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日前公開表示,警方6月12日使用的武力,是克制、有需要及合法,而且是被動式,並非主動。他指出,警方有維持秩序、保護立法會大樓的責任,也有保護自己安全的責任。當時用催淚煙無法阻止示威者,需要使用更高武力保護安全,維持秩序。“壹哥”所言,令人信服!如果警方沒有採取措施,可能會有更嚴重的情況發生,包括令更多人受傷,那才是嚴重失職!

 

 維護治安是全世界警察天職

 

 歐美國家對示威活動中出現的暴力違法行為也絕不手軟。法國去年11月的“黃背心”運動演變成騷亂後,警方頻頻出動催淚彈、水炮以及防衛子彈發射器,有約2000名示威者受傷。英國今年4月的“反抗滅絕”在倫敦中心發起壹連11天的佔領運動,示威者在街頭安營紮營,阻塞道路和橋樑,警方以“擾亂公眾罪”,八天內就逮捕逾千人。在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中,美國警察使用辣椒水和催淚彈驅散示威人群,拘捕217名抗議者。

 

 維護治安是全世界警察天職。為了維護公共安全,對示威者中的施暴者使用最低限度的武力是必要的,無可指責!

X

反送中背後 中美情治對決

進入6月以來,香港爆發反對《逃犯條例》遊行,即反對派所謂「反送中」事件,港台和國際主流媒體報導一面倒地站在反對派一方,反覆播放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和橡膠子彈以及圍擊示威者的畫面,卻幾乎不呈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並向警察扔擲大量磚頭雜物、以鐵棍和拒馬攻擊刺砸警察、圍攻爆打落單警察的畫面,通過壓倒性的媒體資源在港台社會全面渲染港府和港警「無理鎮壓」而「反送中」則是「正義抗暴」的氛圍。

修條例符合法理情

所有的政治新聞報導背後都有其政治意識型態立場,在這人心躁動、紛繁複雜的時刻,我們從台灣看香港,更需要具備客觀全面的判斷力以及通過現象看本質的洞察力,拒絕隨風起舞、盲目跟風。

首先,此次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完全符合法理情,反對派不論在哪一點都站不住腳。就法而言,修訂條例是為彌補香港當前僅與20個國家簽署引渡條例,避免港男殺人犯從台灣逃返香港卻不用接受法律制裁的情況反覆上演,也可以終結香港作為內地經濟犯和全球刑事罪犯的避難港。反對派提出可針對此次港男殺人犯單獨修法的個案處理方式並無法徹底解決引渡問題,倘若不修條例將導致未來更多受害者無處申冤而罪犯仍可在港繼續逍遙法外。

就理而言,當前引渡罪犯必須由立法會通過,修改條例後引渡罪犯則改由行政長官提出並由法官同意,這是從政治決定改為司法決定,完全符合國際上引渡罪犯的司法慣例,也並非反對派所不實宣傳的經北京中央要求而行政長官提出便可將罪犯遣送至內地。

就情而言,考慮到香港當前政治的特殊性和社會的情緒氛圍,此次修訂條例已將政治犯和關於言論出版等相關領域剔除罪名範圍,修訂條例中所有允許引渡的罪名均為「萬國公罪」。港媒和反對派不斷欺騙香港市民,謊稱條例通過後所有在網上批評中共者、參與遊行者都將被引渡至內地接受「司法暴力」的制裁,而台灣媒體和社交平台也幾近全面跟風,甚至嚇唬稱台灣人經過香港都有可能被遣送大陸,假新聞滾動渲染下以假亂真,全面製造港台社會的恐慌。

其次,網上眾多自媒體流傳出來的影片顯示6.12警民衝突的真相,是暴徒在集結後向立法會前的警察進行衝鋒,向警察扔擲無數磚頭、拒馬和各類物品,並以鐵棍等具有殺傷性的尖銳物突刺警察,造成警察的生命安全威脅,警察在不斷退守甚至多人受傷掛彩下,才不得不進行反擊和清場。港警對待暴徒的反擊措施與英美法等所謂「民主國家」面對示威抗議的SOP,只有不及而無過之,難道英美法警察和國民兵的做法是「維持治安」,而港警的做法就是「暴力鎮壓」?

此外,反對派宣稱6.16遊行共有200萬零1人參加,港台媒體齊聲呼應,完全蔑視港台民眾的算術邏輯和基本智商。全香港有700多萬人,美軍有130萬人,128萬是毛里求斯一個國家的總人口,62萬是澳門的總人口,200萬人可以坐滿51個維多利亞公園,若按遊行集會區域的面積和密度計算則每平方米要站約40人,所有交通運載方式都遠遠不足以將200萬人全部運往遊行區域,而真相其實是眾多遊行者反覆按回字型繞行遊行路線,以此撇步膨風遊行人數。

此次香港動亂最核心的關鍵,必須在中美情治對決的背景下來透析。英美特工已從內地全面敗退,香港長期作為美國反華情治戰線與顏色革命的大本營,在此次條例修訂通過後,大量在港的英美特工以及被英美情治系統吸收的港獨成員將被攻破收網,因此這些境內外勢力才會裡應外合、全面反撲。

港獨青年倫敦受訓

已有目擊照片顯示外國特工在現場指揮港獨青年,BBC也已披露至少千名以上港獨青年在倫敦接受專業培訓,從「占中」到「反送中」港獨全面滲透香港大中小學,而在香港社交平台上四處可見「勇武抗爭」的教戰攻略,從抗爭戰略到攻防戰術、從裝備選購到物資支援皆是應有盡有,還有眾多教會學校和牧師直接煽動家長、學生和教友「罷工、罷課、罷市」等「三罷」。如此綿密策動,香港焉能不亂?